观察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式背后的中东国家足球外交

11月20日,第二十二届世界杯足球赛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盛大开幕,这是在中东地区举行的首届世界杯,不仅吸引了全球观众的眼球,也激发多个中东地区国家领导人到此开展体育外交。应卡塔尔埃米尔(国家元首)塔米姆的邀请,沙特王储萨勒曼、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埃及总统塞西、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出席了本届卡塔尔世界杯的开幕式。

据约旦《报》报道,卡塔尔举办世界杯将推动阿拉伯国家在全球外交、政治舞台上的活跃度和影响力,有助于凝聚阿拉伯国家的人心,提振民族精神和民族自信,促进各国间的沟通和交往。

卡塔尔位于波斯湾西南岸的卡塔尔半岛上,是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简称海合会)的重要成员国。卡塔尔所在的海湾地区是世界上民族、教派冲突较为集中的地区,20世纪80年代以来经历了两伊战争、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这里也成为各国博弈的一大竞技场。2017年6月,沙特以卡塔尔资助恐怖组织,利用阿拉伯半岛电视台干涉他国内政、与伊朗交好等违背2014年双方签订的《利雅得补充协议》为由,宣布与卡塔尔断交。这一决定很快在阿拉伯世界内部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阿联酋、埃及、巴林、科摩罗等国随后也宣布与卡塔尔断交或降低外交关系等级。就连美国和以色列也支持沙特制裁卡塔尔,对其实行外交孤立、交通封锁和贸易禁运。

相反,伊朗和土耳其则力挺卡塔尔,向其提供了重要的经济、政治和安全援助。特别是土耳其向卡塔尔提供了重要的军事支持,这一举措使土耳其和卡塔尔与其他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对立不断。直到2021年1月,为了海湾地区的稳定与发展,沙特、巴林、阿联酋和埃及才与卡塔尔恢复外交关系,并签署了《欧拉宣言》。

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中东地区主要国家间的关系有所缓和,地区国家战略自主性明显加强,地区关系出现重大调整。土耳其率先与沙特缓和关系,开启合作新局面,随后又与以色列恢复双边外交关系并推动双方的安全合作。在此背景下,卡塔尔世界杯顺利开幕为地区重要国家提供了促进双边和多边关系的外交舞台,沙特、土耳其、以色列、埃及等自然不会错过这一足球外交机遇。

作为阿拉伯世界的“领头羊”,沙特王储本·萨勒曼亲赴多哈参加世界杯开幕式。这一方面是为了向外界彰显沙特在阿拉伯世界的领导地位和影响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进一步修复沙特与卡塔尔关系的裂痕,加强阿拉伯世界内部连结的纽带。此外,萨勒曼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同时出席开幕式,也意味着双方因卡塔尔断交风波产生的矛盾已得到缓和,不会成为双方开展合作的障碍。

对于土耳其而言,自诩为“世界领导人”的埃尔多安出席此次世界杯开幕式也有多重考虑。自2017年卡塔尔断交风波以来,土耳其就成为卡塔尔的铁杆盟友,为其经济和军事提供了大力支持。土耳其支持卡塔尔主要是为了增强本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实力以及通过与卡塔尔结盟来削弱沙特主导的阿拉伯国家阵营的整体实力。

本届世界杯开赛前一个月,土耳其向卡塔尔派遣了一支联合特遣部队,为11月20日至12月18日在多哈举行的世界杯赛事提供安全保障。埃尔多安将其称为“世界杯盾牌行动”,并表示该行动旨在采取必要的措施,应对包括袭击在内的各种突发安全威胁。事实上,埃尔多安此次派遣特遣部队进驻卡塔尔,一方面是为了彰显土耳其对卡塔尔的军事支持力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凸显土耳其在中东地区具有主导性的地位。不难发现,不论是萨勒曼还是埃尔多安,作为中东地区的一组角逐力量,双方都希望借世界杯向世界高调“刷脸”。

此外,本届世界杯开幕式的另一个亮点是土耳其和埃及的微妙互动。在卡塔尔埃米尔的“牵线搭桥”下,埃尔多安首次与埃及总统塞西进行了简短的会面和握手。2013年,出身的时任埃及总统·穆尔西遭军方解职后,土埃关系恶化,埃尔多安多次严厉指责塞西,要求其释放穆尔西,并且拒不承认塞西政府的合法性。此后,双方还在问题和东地中海油气勘探问题上针锋相对。在中东局势呈现缓和的新背景下,埃尔多安开始转变态度,表示将重新考虑土耳其和埃及的关系。

埃尔多安此次在世界杯开幕式上与塞西会面握手,意在向阿拉伯世界释放愿意和解并寻求深入合作的信号。当然,埃尔多安此举也是迫于国内形势的变化。首先,土耳其当前经济形势严峻,经济下行压力有增无减,其国内通货膨胀率高达80%,若此时能与阿拉伯世界达成合作,将在很大程度上刺激土耳其的对外经贸投资和能源合作,缓和土耳其国内经济压力。其次,11月13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独立大街发生爆炸,造成8人死亡,81人受伤,土耳其政府将其认定为。不论是谁策划了此次袭击,都是整个中东地区面临的巨大挑战,单凭一个国家无法独善其身。因此,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和地区安全稳定,土耳其都离不开阿拉伯国家的合作与支持。第三,眼下距离2023年土耳其总统大选越来越近,阿拉伯世界的支持对于埃尔多安十分关键,本届世界杯开幕式就为他提供了实现多重诉求的重要平台。

除了沙特、土耳其、埃及外,世界杯开幕式也为卡塔尔和以色列架起了一座“和解”的桥梁。近年来,以色列和海湾国家加大接触力度,分别与阿联酋和巴林建立外交关系,并与四个阿拉伯国家(埃及、约旦、阿联酋、巴林)签署和平协议,进一步推动了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的和解进程。本届世界杯开幕式之前,卡塔尔宣布了一项重大突破性的决议,允许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地区的球迷直接飞往多哈,包括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和被封锁的加沙地带的居民。借此机会,卡塔尔对外释放出愿意缓和自身与以色列关系的政治信号。以色列方面对此积极回应,宣布为参加比赛的公民设立临时领事服务,保障以色列公民前往多哈。双方的这一微妙互动为两国发展进一步的关系奠定了重要基础。

此外,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也想借此机会寻求破除巴勒斯坦困境的支持,但巴勒斯坦问题并非一次体育外交就能解决。

中东地区形势复杂多变,地区关系更是错综复杂,体育外交或者足球政治在这里并不常见,本届世界杯的足球外交将推动中东地区主要国家间的关系向前迈进一大步。这也意味着在没有大国深度介入的情况下,中东地区国家有意愿进行合作而非继续冲突。(作者简介:孙远,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